当前位置:首页 > 校报晨曦

小庄

发布时间:2018-01-24 11:31:32
点击量:
小庄晨曦文学社  周阳 145925f36vt6dto2c2td6k.jpg庄愈静,风愈紧,树影摇碎一地。秋色正浓,黄叶铺满地,陈旧的阳光,落满每一角。一棵树,一个窝,一只鸟。槐树依旧越长越瘦,站在池塘边,守着麦地,守着老窝。风走过歪歪扭扭的小路,尘不起,野气蔓延。脱不掉的野气,慢慢成熟,飘游庄外。没有人的宅子,门前屋后也被玉米秸堆满。出了庄才发现,整个庄都被填满。霜风不紧不慢地来,终是晚了,村庄早已被闲静、空旷占满。人都说我们的庄小,可该有的都有,池塘、杨树、麦地……还有四季。每一座宅子里都有柿子树。等树叶落光,浑身通红的柿子挂在瘦枝上。我总是怀疑,是它招来的冬天。有时,些许调皮的柿子树,叛逆地穿过了许多树叶。冷风推门而入,吆喝着把它脱光,盖在脚下。邻家屋后爬一藤南瓜,沿着杨树蔓延。可能也怕冷,越黄风越凉。一只只灯笼似的挂在路上,惹人遐想,惹人惊叹。风在这停下看看,鸡在这儿停下看看,狗到这儿也抬头看看,不知谁家的猫在试图爬上去看看。屋后河边,是菜篮子。各种蔬菜随意长,庭院花少,却绿色长存。春天绿色渐厚,土地一层,树一层。有时树上一只鸟,风沾着暖香摇啊摇,怎么都睡不着。庄前那棵老槐树醒了,一树雪白,风再摇,落了满身。猫跟着花瓣乱跳,也惹了母亲满脸微笑。   槐花此时最让人爱,虽然过了春天就会遗忘,但在下一个春天,又会想起。母亲挽着篮子,我一串一串地摘槐花,看着饱满的花穗,可以想得很远。想到蒸好之后的美味,笑更浓,手更快。虫鸣的夜晚梦易碎,睡不着,可以仰望星空。心在屋檐下,明月在旁蹲守着。数不尽的星星,听不完的故事就在黑夜弥散。星星点灯,路虽小,亦能摸到尽头。雨沿着瓦缝流淌,有时挟着风,尽情宣泄。聒噪的鸣蝉安静了,打闹的麻雀老实了,此时看雨最宜。整个庄子都是湿的,阳光不会丢下任何一个角落,雨亦不会。若是屋陋,心也宽,来者不拒。深年长闭的宅子,而梁上大都常着一窝鸟或一团蜂。小庄似一座大客栈,四季轮番光顾,风景轮流转,看不完,记不完,写不完。如今的村庄,越来越远。人走了,河走了,庄后空留一沟草,在地上不知蜿蜒向何方。庄小,有人便可寻到。况且,母亲还在,鸡还在,猫也还在。庄后有一片树林,童年遗落在那儿。深秋金黄,夏天聒噪。黄昏夜色,朔风微凉,寻不到的人,找不到的猫,一定在那。风里有饭,有话,有呼噜声。树林小,亦能装个夏天。然后,夜色深沉,昏黄昏黄的灯,慢慢合上。邻院大娘家的狗最拢人,多次翻滚入梦,搅碎,再入梦。
上一篇: 下一篇:论传统文化的扬弃
武松娱乐平台欢迎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