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校报晨曦

老屋

发布时间:2018-01-29 19:41:46
点击量:
老  屋二(1)班  杨梦雅 老屋.jpg又下雪了。老屋呆呆地盯着雪花由远及近,由模糊到清晰再到模糊,氤氲的水汽在清灰的瓦檐上沾湿了黛色的瓦绿,留下浅浅的水印。老屋不知道自己活了多少年,也不知道自己看了多少场雪,只记得那时它的木雕还未褪色,寒风没有来袭,暴雨也没有来冲刷。那是一片艳阳天,它倦意正浓却被说话声吵醒,是刚入住的一对小夫妻,女子声音脆甜,男子的笑声总是伴随着女子的嗔怒响起。老屋前还有一棵老得快不行了的老树,老树总是对着那时还很年轻的老屋点头吆喝,每到开春就会捧出大朵大朵粉艳艳的花。老屋大概已经忘了老树到底是什么树,但也无所谓了,很久之前老树就倒下了。老屋觉得身上又沉起来,知道雪又大了,房顶上积压了不知多少年的寂寞,随着雪的落下呻吟,嘎吱,嘎吱,像生锈的骨骼在摩擦。老屋又犯困了,尽管天寒地冻,它总有种恍如隔世之感。好像很久之前也下过这样的雪,又密又沉。那对小夫妻很少嬉闹了,女子越发庄重,男子也愈发沉稳,只有膝下的孩子顽皮得紧,经常一身泥水地回家,慌乱地躲藏。老屋看着孩子东奔西跑,上窜下跳,终于一头撞在刚到家的父亲身上,被一把拎回屋里。这时老树乐呵呵地捂嘴笑,花瓣碎碎地落了老屋满头,老屋也笑,只有那孩子哭着。老屋倦极了,混沌中看到了一幕,早就泛黄了的一幕。那一年的雪下得格外沉重,到处嗅得到炮火夹杂着的血腥味。男子被蛮兵抓去,孩子紧缩在母亲怀里,女子的泪水生生结成了冰。后来,老屋前留了两座坟。一个微微隆起的小土堆,里面是不会再顽皮的孩子;另一处微微塌陷的空地,躺下的是老树的尸体,它没赶得上开春的花。女人呢?老树忘了,是走了,还是被扔在哪里了。老屋忽然觉得很累很累,有多少年没见过老树的子孙了?那年,一位斑发鬓白的老人跛着踱到老屋前,突然就哭了。泪水顺着他满脸的沟壑不停地淌呀淌,他手里颤巍巍抓住的粉艳艳的花枝,很像曾经的老树呢。“哐。”许是瓦砾又掉了吧。大雪纷飞着涌入屋中。老屋知道,很久很久之前,这里就只有尘埃了。(指导老师:马漠寒)
上一篇:春兴二首 下一篇:
武松娱乐平台欢迎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