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校报晨曦

老地方

发布时间:2018-02-03 10:08:43
点击量:
老地方安永亚 有些故事,如同老酒,唯有经过了时间的窖藏,才会醇厚芬芳。我与“老地方”的故事,已经在时光里沉淀多年,虽算不得陈年佳酿,但也值得一尝了。今日,我就端出这坛酒,与你醉一场。    提及老地方,却与风月半点不相关,它只是一家普通小店的名字,主营烩面馄饨,也卖啤酒小菜。    老地方很老,破旧。我不知道老地方是从什么时候开张的,我与它的邂逅,源于一场意外。初相遇,老地方像年过花甲的老人,带着烟熏火燎的气息,拘谨地坐在一众装修精美的店面之间,一身沧桑,怎样都遮掩不住,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。    老地方很瘦,狭长。一间长长的筒子屋,肚子里装着厨房锅灶,餐桌橱柜,还有洗碗间。门口支一口大锅,进门,有热浪扑面,灼热逼人。老板瘦高,不过三十余岁,眉眼俊朗,站在灶后,自有一股精气神。那双手,灵巧地将一片片面掸成薄片,下锅,加水,调料,盛碗,一连串动作,熟稔而优美。顾客坐进小店,所有操作过程,一览无余。老地方没有菜单,也用不着菜单,想要什么菜,只需要对着老板吆喝一声,加香菜与否,也是一声吆喝。    老地方很暖,温馨。暂且不论其他,单单是“老地方”这三个字,便给人一种莫名的亲切。更何况,还有很多触动人心的故事,被装帧成以旧时光为底色的老照片,被镌刻成永恒。    那年,我刚刚读初中,从家坐一个半小时公交去学校。下车时,正赶上一场急雨,全身被淋个通透。我小心翼翼地将书包护在胸前,在雨中孤独地曳行。离家的愁绪,求学的孤苦,一股脑儿涌上心头。这一刻,仿佛天地间除了雨,便只剩下我一人,那种孤独和无助,我至今犹记。路过老地方时,好心的店老板招呼我进店躲雨。我羞怯、懦懦地看着老板。彼时,我不过是初入县城的土包子,对城里人有着本质的抵触。不过,看着老板善意的笑容,我最后还是踏进了店里,寻一隅安静角落,等雨停。    不知过了多久,一碗热气腾腾的烩面端上桌。老板说,小伙子,你刚淋了雨,吃点儿热饭暖暖身子,别感冒了。我疑惑地看着他,他赶紧补充道,这碗请你吃,不要钱。一种难言的感动,在我心底缓缓流淌。第一次,我为陌生人而感动,为这份简单的善意动容。我不知道,如果没有老板的那次款待,如今的我,还能否如现在这样,愿意为了陌生人而无怨付出。他在我心底,种下了一颗善的种子,并开出花来。    后来,我和一帮朋友,经常会去老地方聚会。老地方,真的成了我和朋友们心中永远的“老地方”。    读高中时,学业很重,不过学校大考会有奖学金,我,将将,会士,小范,如果谁拿了奖金,会在老地方请客,互相激励。可惜,我却少有这种请客的机会。    在我初三时,老地方曾经关张了半年。在那半年里,我曾一次次路过那里,驻足,凝望。揣测着老板去了哪里?渴望着老地方重新开张。后来,老地方真的重新开业了,我跑去吃饭,听着老板熟悉的声音,竟有种亲友重逢的欣喜。原来,不知不觉,我对老地方的感情,已经融入了骨血之中。我不知道,在你的记忆里,是否也有这样一家店,曾给予你家的温暖,暖你浮生苍凉?    只是后来,老地方还是彻底消失了。毕竟,老地方的破旧,已经很难立足于这座城池,拆除在所难免,只是我不愿意相信罢了。还记得我以前在日记里曾写:很久没有去过“老地方”吃饭了,今晚路过时却惊讶地发现,“老地方”已经不在了,换成新的店面。瞬间,又一座记忆的城池坍塌掉。关于“老地方”,有着太多的回忆。六年的光阴,仿若弹指一挥。前年中秋时,和小宝、小范、文华在小店里喝酒谈论未来的画面,仍旧历历在目,光阴,却将故事涂抹得面目全非。旧友云散,本来还可以依着回忆取暖,却谁知,在这场时光旅途中,每一个退场的人,在离开时,也带走了回忆这座城堡里的一块砖,一株花草。如今,徒留念旧的人,守着那些颓圮的记忆过活。人间事,不也是这样吗?浮生聚散,未必有时,所有珍藏的美好,终究抵不过似水流年。    今年暑假,我走进新的店面。没想到老板居然还是原来的老板,只是店铺名字换成了“襄阳牛肉面”。我依旧点了一碗烩面,却再也吃不出当年的味道。或许,物与人皆依旧,只是我已不复当年的心境了。都说“物是人非事事休”,却不知记忆的纠缠,最难止息。    关于老地方,总是有千言万语要说,却又不知从何说起,今日,总算将一些故事,写了下来。只是,老地方终究是不在了,这篇文字,只能用来祭奠那些回忆,那些故事,还有,那些年的青春。
上一篇:故乡的明月 下一篇:春兴二首
武松娱乐平台欢迎您